您的当前位置:网上百家乐网站 > 亚洲体育资讯 >

佐夫来啦”

时间:2019-05-30

  因为世界杯,我们那个足球场每天下午人满为患。比赛前热身时,赵兄总爱涮腰。摇晃着那个挺起来的肚子,边摇边说:“意大利队守门员佐夫已经42岁了,我还不到40呢,我绝对比他强!”说这个话的时候,赵兄笑得眼睛只剩一条缝,好像还有点难为情。谁都不搭这个茬儿,可他每次都说。 1982年夏天,佐夫来了!世界杯来了!我们白天踢球,晚上看球——不是直播,而是录播。 足球场不缺对手,本院教工就可以打一个整场比赛。附近单位的人想来踢球,要提前预约。我们这个队儿中,有图书馆的管理员,附属医院的大夫,基础部的老师,话最多的人还是赵兄。每次比赛,只要球到他的脚下,此兄必然小眼睛瞪得溜圆,大喊“我是佐夫,佐夫来啦!”其实,这老兄无论“小宇宙”再怎么爆发,也就跑个十几米。被人抢走了球儿,只会一个劲儿地笑。一次冲撞中,有个老师肩关节脱臼,疼得呲牙咧嘴,赵兄不慌不忙晃过来,两下就给复了位!这时,大伙儿才想起来,“佐夫”是解剖教研室的老师。 去年,在网球场与赵兄相遇。因熟人多,只和他寒暄了几句。当时想问,赵兄还记得佐夫吗?转念一想,算了,眼前的“佐夫”已经年过花甲,最尴尬“捧脸杀”韩国议长捧脸女议员被指骚扰,但看上去很精神。赵兄说,他最常去的地方还是运动场——运动,并快乐着! 足球场不缺对手,本院教工就可以打一个整场比赛。附近单位的人想来踢球,要提前预约。我们这个队儿中,有图书馆的管理员,附属医院的大夫,基础部的老师,话最多的人还是赵兄。每次比赛,只要球到他的脚下,此兄必然小眼睛瞪得溜圆,大喊“我是佐夫,佐夫来啦!”其实,这老兄无论“小宇宙”再怎么爆发,也就跑个十几米。被人抢走了球儿,只会一个劲儿地笑。一次冲撞中,有个老师肩关节脱臼,疼得呲牙咧嘴,赵兄不慌不忙晃过来,两下就给复了位!这时,大伙儿才想起来,“佐夫”是解剖教研室的老师。 自称佐夫的赵兄,据说年轻时擅长花样滑冰。1982年大学毕业,我分配到这所高校任教,课堂就是运动场。因赵兄总往运动场跑,我们认识了。现在想起来,赵兄当年应该三十七八岁,小眼儿,跑起来有点外八字脚,穿条不是运动裤的大裤衩,说话笑眯眯。 那是一个“年轻的朋友来相会”的年代。这类歌曲会没有任何障碍地上舌尖,沁心头。 在我任教的大学的操场上,赵忠诚兄呐喊了一个夏天:“我是佐夫,佐夫来啦!”佐夫,是当年意大利队有名的守门员。 如今,意大利佐夫长啥样儿我早想不起来了!一提起佐夫,我眼前出现的总是小眼儿瞪得溜圆的这位仁兄。

北大医疗鲁中医院 发财树之家 中国文化网 上海硕博公司 华恒生物官网 武汉未来科技城 百度
联系我们

400-500-8888

公司服务热线

网上百家乐网站